产业创新是特色小镇 高质量发展的核心
        作者:张晓欢      来源:《 中国城市报 》
  特色小镇必须以产业发展为支撑
  特色小镇是促进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支撑平台,是有效衔接乡村振兴和新型城镇化的重要节点,其本质是一种新型产业社区,是一个以产业发展为核心的项目综合体,而不是单纯的产业园或文化旅游目的地。那些将文化视为特色小镇灵魂,将房地产视为特色小镇发展基础,将国家相关政策热词牵强附会作为特色小镇发展方向的做法,均是偏离了特色小镇在城市与区域经济发展中的本质要义。
  事实上,推进产业创新是特色小镇健康发展的核心驱动力,也是特色小镇发展的重要使命。当前,特色小镇出现的各种偏差,包括选址不当、资金链断裂、没有人气、被国家叫停等现象,可能是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但从本质上看均是偏离了以产业发展为特色小镇支撑的发展思路。要促进特色小镇健康发展、高质量发展,必须构建以产业创新为核心的特色小镇建设体系。
  做好“三个坚持”确保特色小镇方向不走偏
  一是坚持以产业为核心。特色小镇建设必须以构建具有根植性、集群性和可持续性的高端产业或传统产业的高端方向为核心,将文化、旅游和社区居住功能视为产业发展的附着物或衍生品。
  二是坚持以企业为主体。特色小镇的运营主体必须是大中型企业,它们既不是所谓的企业联合体,也不是以特殊项目公司名义成立的空壳企业,因为特色小镇建设投资大、见效慢、周期长,只有实力雄厚的企业才能承受。
  三是坚持创建制,杜绝命名制。特色小镇建设要坚持事后奖补,而不能命名后就直接给予资金支持。特色小镇建设的烂尾工程大多都是“事前奖补”造成的,概念性项目也基本都受到了“事前奖补”的诱导。
  处理好“四个关系”确保特色小镇建设不走偏
  第一,特色小镇选址必须处理好与周边城市的关系。特色小镇与周边城市的关系是功能互补还是产业外移,是配套服务还是引领未来,要根据小镇区位进行详细谋划。特色小镇建设万不可走孤立型发展道路,位置应多选大都市郊区。尤其是在中西部地区,大多处于以省会城市为单独增长极的发展阶段,不建议在非省会城市周边随意布局特色小镇。
  第二,特色小镇投资回报必须处理好与房地产的关系。披着特色小镇外衣的房地产开发商对城市和区域发展带来的危害具有长期性和广泛性,必须严格限制。以房地产建设为核心目的的特色小镇往往会因为缺乏产业而裹足不前,会因为房地产难以及时变现而停止投资,会因为房地产失败而成为烂尾工程。但是,也不能以杜绝房地产为理由,将房地产运营和产业运营彻底割裂开,让真正做产业运营的小镇投资主体难以享受房地产增值带来的收益,反而让一些房地产开发商成为“坐收渔翁之利”的“食利团体”。特色小镇实际建设中,可尝试预留一部分房地产开发项目给真正做产业特色小镇的投资主体,算作一定的奖补,但其前提应是产业运营具有实质性进展和显著示范性效应。
  第三,特色小镇运营必须处理好城市功能和产业功能的关系。产业功能是特色小镇的核心功能,城市功能是外围辅助性功能,建议以产业功能带动城市功能,而不是反过来。特色小镇产业不能只强调“特”,也要重视“强”,这个强不仅是要求有前景,也要有看得见的实力。一般不建议选择没有成功案例的产业,尤其是所谓的全球首次突破或独此一家的产业,这些产业风险极大,并极有可能是伪命题。
  第四,特色小镇金融必须处理好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关系。以培育特色产业为核心的资本值得大力鼓励,以金融操作变现为核心的资本要加强警惕,以政府买单的工程项目为核心的资本运作要严加限制。产业资本的运作容易形成人口集聚和产业集聚,金融资本的运作容易形成“空架子”和“击鼓传花”。为汇聚小镇建设资金,不排斥适当的资本市场运作,但必须警惕过度负债经营和等待上市融资来缓解资本压力的运作方式。尤其是要警惕以政府买单的工程项目为核心的资本运作,其往往以大型央企、国企或上市公司作为特色小镇投资牵头单位,以组建所谓的“特色小镇投资联合体”并制定所谓的产业设施规划和项目工程方案为名目,其本质目标是开发房地产或承揽政府基建项目工程,会给地方政府积累新债务、埋下新风险。(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